13年終重逢!女孩5歲走失,「12歲赴美國成學霸」,18歲靠努力找到親生父母,跨國尋親淚喊:爸爸媽媽,我是你們的女兒

2018年7月1日,是梁華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他找到了自己丟失13年的女兒。

他的女兒晶浪今年已經18歲,這些年來一直生活在大洋彼岸,現在的名字叫凱莉,已經是美國公民。

當初5歲的梁晶浪是如何丟失的?

是誰把她帶到美國的?

2005年5月20日,是梁華終生難忘的日子。

這天中午,他帶著滿身疲憊下班,剛走到宿舍門口,他就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是弟弟來的,他帶著哭腔說:

「哥哥,不好了,小晶浪不見了。」

梁華,廣東雷州人,1973年出生,當年32歲。

22歲那年,他和戀人吳琴梅結為伉儷。婚後他們一共生育了5個孩子,走失的梁晶浪是他的二女兒,當時只有5歲。

當時的梁華在順德容桂一帶打工,而弟弟梁天則在格蘭仕工廠上班。那年5月,梁華把5歲的女兒從家中接到自己身邊。但因為公司裡有規定,員工宿舍不允許帶孩子居住,梁華就暫時把女兒送到弟弟的住所,一所簡陋的出租屋內。

說起孩子走丟的情景,梁華至今還歷歷在目:

「我清楚地記得那天是5月20日,早上還是晴空萬里,正午時卻突然下起傾盆大雨。」

午後,雨過天晴,梁華的電話卻突然響起。

弟弟打來電話告訴了他小晶浪不見了的消息。梁華非常著急,問道:「晶浪不是在出租房內休息嗎?」

他這一問,弟弟在電話裡哭了起來。梁華立刻掛掉電話,飛也似的奔向弟弟宿舍。

他和弟弟開始在附近挨家挨戶地問詢,接著又走向街頭,呼喚著尋找女兒。

後來,宿舍門口小賣部的大爺說,他看到一個小女孩,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晶浪,獨自一人從出租樓走出,不知去向。

就這樣,梁晶浪從家人的視線中消失了。

孩子走失後不久,梁華迅速報了警。警局接到梁華的報案後十分重視,立刻調動了所有值班備勤和警輔力量去尋找梁華失蹤的女兒。

周邊的車站、碼頭及人口密集場所,到處都是民警尋覓的身影。大街小巷,也張貼了大量的協查通報。

只要哪裡發現了一個特徵相似的小女孩,民警都會立即驅車前往。

可儘管如此,小晶浪還是如水滴入海,杳無音信。

孩子的走失,徹底改變了梁華一家人的生活。

孩子是從弟弟宿舍走失的,弟弟滿懷愧疚。為等孩子回家,弟弟跟出租屋樓下的老大爺商量,出重金盤下小賣部,他要在這裡原地等待,守望著侄女的歸來。

女兒走失之後,梁華更是失魂落魄,心事重重,再也不能專心上班。只要一下班,就不顧疲憊,穿梭于順德、中山之間的大街小巷,從未放棄過尋找女兒。

為了能找到女兒的行蹤,他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換一份工作,每一個工作都在不同的街區。

然而,一天天過去了,還是沒有女兒的消息。

2009年,梁華作出一個重要決定,要到北京打工。他心裡想的是,這裡是祖國的心臟,人們來自于全國各地,也有可能引起大媒體的關注,興許能幫助自己找到女兒。

兩千多萬人口的茫茫人海,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梁華的希望最終還是落空了,他丟失女兒的情況並沒有引發什麼特別的媒體關注,滿懷希望北上未果,又帶著失落回到了廣東。

就這樣,春去秋來,七年過去了,女兒依舊不知所蹤。梁華整個人也蒼老了許多,體重從138斤降到92斤。這個男人的身軀 ,已經出現了一些要垮掉的跡象。

2011年,梁華步履沉重地回到了廣東老家,母親含淚勸說他:

「你總這樣也不是辦法,不能為她一個人活著,也要想想家裡其他人。」

梁華這才如夢初醒,這時候小女兒也已經八歲,已經過了入學的年齡。

「你再這樣下去,咱們這個家,怕是真的要垮了。」妻子吳琴梅也憂心忡忡地說。

「好吧,我暫時不找了。」

面對親人的擔憂,梁華選擇了妥協,畢竟他還有四個孩子需要照顧,他把其中五個孩子的三個從老家接到了順德,讓他們在這裡上學。

這樣做的目的很明顯,就是一面能照顧孩子,一面繼續尋找二女兒。

可憐天下父母心,雖然有五個孩子,但天下父母都不會嫌多,一個也不能少。

在飯桌上,梁華一直為二女兒保留著一個座位,他希望有一天孩子回到家中,闔家團聚。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梁華和妻子經常會暗自垂淚、唉聲歎氣,眼睛總是盯著那扇門,希望它能忽然被推開,小晶浪蹦蹦跳跳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寶貝女兒啊,你到底去了哪裡?

是啊,小晶浪到底身在何方,是生是死?

我們轉回到小晶浪的視角。

她被父親安排到叔叔家之初,一切如常,叔叔疼她愛她,小晶浪很快就熟悉了在叔叔身邊的生活。

可是叔叔也要上班,上班的時候沒有人照顧可不行。剛好叔叔跟自己的舍友兼同事不是一個班,叔叔靈機一動,就在自己上班的時候,讓舍友陪伴侄女。

舍友也是個負責任的人,盡心盡力地照顧小晶浪。

這天舍友剛好有點急事,需要出去一會,而孩子當時又在睡覺,為了安全起見,他就把小晶浪鎖在了屋裡。

沒料到小晶浪一覺醒來,見屋裡沒人,喊了半天沒人應答,忍不住有點害怕,就爬上了一樓的窗臺,跳到了屋外,迷迷瞪瞪地向前走,出去找叔叔。

她出去的時候,偏巧天空下起了雨,這讓她更加驚恐,不顧一切地向前跑去。

不一會兒,雨過天晴,小晶浪放慢了腳步,開始尋找回家的路。可是放眼望去,街道是那麼的陌生,一張張臉也從來沒有見過。

小晶浪不知所措,一邊走,一邊哭喊起來。

大街上人流如織,大家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個可憐的小姑娘,她的哭聲被車輛發出的喇叭聲,工廠機器發出的轟鳴聲,以及小販的叫賣聲所淹沒。

在廣東中山市的細滘大橋東鳳側橋腳處,一個在街頭溜達的老大爺注意到了她。

「這是誰家的孩子,在這裡哭鬧,周圍車水馬龍的,也太危險了,這爸爸媽媽當得也太不盡職了。」老大爺心裡嘀咕著,趕緊上前拉著小晶浪的手問:「小姑娘,你家住哪裡,你爸媽哪裡去了,怎麼一個人在大街上跑?」

別說小晶浪,就是個大人初來乍到也不知道她住的是什麼地方,所以她只能回答「找叔叔」之類,至于住的具體位置,小姑娘當然無可奉告。

再加上她家是雷州的,順德這邊的話也聽不懂,還有心情緊張的緣故,雙方根本沒法進行溝通。

老大爺沒轍,只能將她送到中山區派出所。

這裡值班的民警同樣聽不懂小晶浪說的話,而且到了派出所,小晶浪哭得更厲害了,怎麼都哄不好,從她的口中得不到任何有用的資訊。

要是放在當下的話,員警肯定會借助網路平臺,發佈孩子的資訊,要不了幾個小時,消息就會傳播整個廣東,孩子就可以順利回家。

當時互聯網還不發達,有效的社交平臺還沒有建立起來,民警沒辦法,只能將孩子送去了當地的福利院。

一到福利院,看到那麼多的陌生人,小晶浪心裡更緊張,更恐懼,乾脆什麼話也不說,沒過多久,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說不上來了。

如此一來,小晶浪變成了無主的孩子,在福利院安了家,也有了一個新名字—— 中鳳敏

福利院裡的兒童一般要不了多久就會被人收養,國家也鼓勵符合條件的國內外愛心人士收養被遺棄和走丟的無主兒童。期間曾經有一對年輕夫婦收養過小晶浪,但是收養幾年後,小倆口離婚,女的不願意撫養,男方單身又不符合收養條件,只能解除收養關係,小晶浪又被「退」回到福利院。

2012年9月,一對美國夫婦來到福利院,向有關部門提出想要收養一個孩子,他們來到福利院,一眼就看中了小晶浪。

小晶浪此時已經是個12歲的少女了,儘管她發育得較晚,這個歲數其實已經比較尷尬,少有國人樂于收養如此「大齡」的兒童,相當于失去了「收養方市場」的青睞。

看到藍眼睛黃頭髮的美國人,小晶浪絲毫都不怯場,還沖著他們友好的微笑,主動地打招呼。

福利院負責人見狀也如釋重負,于是小晶浪就跟隨這對美國夫婦漂洋過海來到了大洋彼岸,成為一名「美國人」。

來到美國後,養父母給她起了個英文名字凱麗。他們給小晶浪創造了很好的學習條件,讓她到收費很高的私立學校就讀。

梁晶浪也非常爭氣,雖然起步太晚,架不住她學習刻苦努力,成績十分優秀,沒過兩年,仿佛自帶學霸體質的她成績就趕了上來,每門課程拿A,讓出生美國本土的同班同學都自愧弗如,對她讚不絕口。

如今,梁晶浪已經高中畢業,被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錄取。

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不僅是美國,也是全世界一流名校。網站資訊顯示,在2017年QS世界排名中,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排第66名。

長大後的梁晶浪始終沒有放棄尋找自己的父母。

其實早在她剛剛學會英語口語時,就認真地告訴美國父母:「我是走丟的,不是被父母不要的。」

她腦海裡清晰地存留著當時的記憶:她用小手爬上窗臺,跳到地上,走出大街,在傾盆大雨中喊著「爸爸、叔叔....」。她離開了叔叔的出租屋,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被送進了福利院,又跟著養父母來到美國。

「一切都是我的錯,我是個不省心的孩子。」她經常在養父母面前責怪自己。

久而久之,她的執著和衷情感染了養父母,他們安慰梁晶浪,先好好完成學業,並且保證在未來合適的時間幫她尋找生身父母。

來美國僅僅兩年之後的2014年6月,梁晶浪終于等來了久違的這一天,她的養父母帶著她回到了廣東,按照她童年的記憶進行追尋,希望能在當初走丟的地方有所收穫。

從走丟開始,已經過去了9年,珠三角飛速發展,順德已經物是人非,日新月異,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無論如何追尋,也找不到當年的地方。

在尋找了一周之後,梁晶浪和養父母只好放棄,遺憾地結束了尋親之旅,帶著滿懷的惆悵回到美國。

不過梁晶浪並未就此放棄,隨著年齡增長,她尋親的願望更強烈了,一有機會,她就通過網路平臺,在浩如煙海的資訊中,尋找廣東地區的尋人啟事。

不僅如此,她還主動出擊,在各個平臺頻頻發佈自己的尋親資訊。

梁晶浪的遭遇引起了廣州某大報的注意,開始了對她的報導,幸運的是,這則報導被梁華的弟媳注意到了,她馬上就把報紙的照片等資訊拍下,發給了梁華。

2018年5月3日,勞動節這天,放假在家的梁晶浪忽然眼前一亮,她的及時聊天軟體收到了一個好友申請。

她立刻來了精神,顫抖著雙手通過對方的申請。加上好友後,梁晶浪等著對方說話,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慢,一秒鐘都像一天。

感覺等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後,對方發了資訊,第一句話就是:

「你好,請問你頭頂心是不是有兩個旋兒?」

梁晶浪還在努力思索——頭上長兩個旋兒的人太多了,這似乎並不能作為認親的依據。

不一會,對方的第二句話又來了:「你記不記得你小時候胳膊傷過,還脫臼了?」

緊接著,對方又發了第三句話:「你背部右下方是不是有個胎記?」

看到這句話,梁晶浪已經不能自已,淚水模糊了雙眼,回了一句中文:

「爸爸,不要問了,我是你女兒!」

遠在廣東的梁華看到這句回復,又如何按捺得住,他激動地跳起來連連揮拳,又與妻子相擁而泣。

13年了,4700個日日夜夜,尋尋覓覓,望眼欲穿,在媽祖像前一次次祈禱,終于等來了這一天。

雖然已成定局,但這還不足以證明雙方有血緣關係,需要在法律上走完程式,雙方要做DNA檢測鑒定。

在志願者和媒體記者的共同協助下,梁華及其妻子吳琴梅一起來到佛山市順德區公安局求助。

在公安的幫助下,幾天後,檢測結果出來了,確認由美國夫婦在中山市福利院收養的小孩「中鳳敏」,就是梁華夫婦走失的孩子「梁晶浪」。

2018年7月1日上午,18歲的美籍華人凱莉(曾名梁晶浪、中鳳敏)和美國養母桑迪到達廣州機場,與親生父母見面相認,並一同回到父親梁華在順德的家。

走失了13年的遊子,終于回到父母身邊。

團聚之後,梁晶浪離開父母,和美國媽媽踏上了歸國旅程。

她在機場吻別父母,告訴他們:

爸爸媽媽,我是你們的女兒,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女兒還會再回來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