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歲父親住井底10年,只為省千元房租,在街邊洗車養家

父愛無言,卻厚重如山。在很多兒女的心裡,父親的愛總是很含蓄,他們不會表露在語言上,只是默默地體現在行動中。而王秀青,就是這樣一個偉大的父親。 已經53歲的他,為了供養家裡的三個孩子上學,在馬路邊給別人洗車賺取生活費,為了省下每月1000元的房租,他就住在熱力井下,這一住就是10年。

結束洗車工作的王秀青,拖開重達幾十斤的井蓋,順著鋼梯爬到井下,再摸黑爬到用木板和塑膠紙鋪成的床上。對他而言,這裡就是出門在外的家,雖然沒有出租屋暖和,但至少可以遮風擋雨,比睡大馬路強多了,井下沒有燈,他通常都是點蠟燭照明,一個巴掌大的收音機,是他解悶和獲取資訊的唯一工具。

2013年12月的一天,有人偶然發現井下面有聲音,而且還有光亮,卻不曾想這裡面竟然住著人。這件事情也引起了相關管理部門的重視,為了避免發生安全隱患,便安排人用水泥將井蓋封住,就這樣王秀青再也無法回到那個住了十年的「家」。 隨著新聞的爆出,王秀青也被更多人知道,他背後的故事更是讓人淚目。

1997年,37歲的王秀青經人介紹,與同歲的彭玉玲結婚,做了彭家的上門女婿。1999,妻子就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女兒,一家人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悅裡。2002年,他們又迎來了一個兒子。王秀青出了意外。

大年初三那天,家裡沒有生火做飯的柴火了,妻子便叫王秀青去山上撿點柴。就在下山途中王秀青不小心踩到一個坑,導致摔了左腿。生活本就舉步維艱,王秀青也再也不能幹重的體力活,再加上已經四十多歲,也沒什麼學歷,無奈之下便去到城裡幹起了路邊洗車的活兒。

聽說租一間房至少要三四百塊,對于王秀青來說是一筆很大的開支。那時,洗一輛車才幾塊錢,而且還不一定有生意,為了省錢,他一直沒有租房。冬天的時候,他就住在井裡,夏天井下會溢水,他就在草地裡湊合著睡一下。第一次住井下的時候,裡面漆黑一片,地面也是濕漉漉的,王秀青嚇得靠著牆坐了一晚,後來慢慢用木板和廢舊的塑膠布搭建了一個住所。

因為管道上的水珠,他知道井下的管道並不是天然氣,所以也就靠蠟燭照明,為了在睡覺時有足夠的空氣流通,他在睡覺時也會讓井蓋保持打開的狀態。也因為這個原因,好幾次半夜碰到朝下面小便的,王秀青也不敢開口,畢竟別人不知道下面有人,怕自己一開口嚇到別人。

為了生活,為了兒女能讀書,所有的苦難他都能忍受。就這樣,在這個只有兩平米的井下,一個父親靠著自己的雙手撐起了一個家。 都說「哪有什麼靜好,只是有人在為你負重前行」。冬天王秀青的手被凍得通紅,手上佈滿厚厚的老繭,長年洗車的他指甲已經變形。兒女的學費,一家人的生活費,都是這個偉大的父親辛苦賺來的。

02

儘管已經竭盡全力,但家裡的條件也十分簡陋。屋子四面透風,裡面連一件像樣的傢俱都沒有,睡覺沒有暖氣,他們就將所有的衣服蓋在身上,冬天拿不出多餘的錢買煤,就用秸稈燒火做飯和取暖。53歲的妻子也已經滿頭白髮,平常主要照顧家裡和孩子,做一點農活,也沒有多餘的收入來源。

日子過得苦了點,但孩子們很爭氣。女兒的成績很優秀,每次都考年級前幾名,家裡已經得了厚厚的一摞獎狀,每次孩子們給爸爸報喜時,王秀青都感到特別地開心,哪怕吃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

03

隨著新聞的報導,井下的「家」從被發現到被封就僅僅三天的時間,就在為以後的住所發愁時,他們的生活迎來一個很大的轉機。人們知道了王秀青的故事後,被這位父親感動了,紛紛給家裡捐了很多物資,有米、面、油、棉被等等,有一家公司還願意資助三個孩子的學費和生活費,一直到他們大學畢業。妻子說: 「這是這一輩子過得最好的時候」

還有另一個好消息:為王秀青找到一份在高校做後勤的工作,每個月工資不錯,還有專門的宿舍。在王秀青的老家,還有著95歲的母親,但他之前很少回家,因為欠著親戚的錢沒還上,他感覺自己沒本事,沒有臉回家。而現在,他有了正式工作,可以告訴親戚朋友,借的錢很快就能還上,自己終于可以抬著頭走路了。

王秀青,是很多父親中的一個代表,為家庭勇敢地扛起了肩上的責任,為了兒女,哪怕睡潮濕的井底也心甘情願,他說:「只要一想到孩子,再苦都不覺得苦,只要他們開開心心地學習,就很好了。」我想孩子們也定會因為有這樣一個父親,而感到幸福溫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