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個姐姐為弟弟湊120萬結婚買房,網友打抱不平,姐姐回應:我們是自願的

2018年7月9日,高家舉辦了一場隆重的婚禮。迎親隊伍浩浩蕩蕩。有人吹嗩呐,手捧禮花,11位身穿紅色定制短袖的「娘子軍」在隊伍中尤為顯眼。衣服上印有著從1到11的數位,一個數位對應的是高家的一位閨女。當攝像機靠近他們時,他們開心地對著鏡頭打招呼,「我是老大,我是老二......」

而這次婚禮正是高家唯一的兒子高浩珍的婚禮。11個姐姐,1個弟弟。在21世紀,能有12個孩子的「大戶人家」放在方圓百里,也找不出一戶,鄰里鄉親也都紛紛跑來看熱鬧。

婚禮上,新人立于臺上,司儀發言:「11個姐姐,為弟弟湊齊了120萬彩禮結婚,這是何等的手足情誼,讓人佩服。」言畢,台下歡呼,掌聲雷動,而攝像機也拍下了這喜慶的場面。本來是一件讓人高興的喜事,不曾想沒過多久,在網上卻引起了驚濤駭浪。

有親戚將婚禮視訊分享到了網上,本意是想分享喜悅。卻一傳十、十傳百,引起了眾人的口誅筆伐。有人指責其父母太過重男輕女,為生兒子不擇手段。 沒想到高家姐妹竟表現得風淡雲輕,稱父母從未有過半分重男輕女的思想,湊錢給弟弟結婚,完全是自願的。

1、高家的12個孩子

高海貴家是特困家庭之一,高海貴22歲時,經同村人的介紹認識了現在的妻子。

婚後第二年生下了女兒,他暗暗發誓,這輩子必須得有個兒子。

一直生到第12個孩子,才終于實現了生兒子的心願。給他取名的時候還特意找人算了一卦,最後取名為高浩珍。高浩珍出生時父親高海貴已經50歲了。

老來得子的父母,把唯一的兒子當作寶貝,姐姐們也是對這個弟弟呵護有加。

姐姐們的衣服都是一個傳一個,大姐穿剩下的給二姐,二姐不穿地給三姐......唯一的弟弟高浩珍卻有很多新衣服。

弟弟年齡最小,大的要照顧小的,父母好不容易才有了兒子,姐姐們也一直被灌輸要多照顧弟弟的觀念,所以對弟弟的好已經成為姐姐們刻在骨子裡的習慣。他們沒覺得有什麼不對,也心甘情願地願意為弟弟付出。

2、弟弟結婚,是一個姐姐齊心協力湊錢

姐姐們學歷不高,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弟弟身上。他們常常安慰弟弟,只管好好讀書,其它什麼都不用管。哪怕是有一天能讀到博士,姐姐們也會供著他。然而從小在眾星捧月下長大的弟弟成績並不如意,每次都在班級裡最後幾名徘徊。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也就沒有繼續上學了。沒有學歷又沒有一技之長的高浩珍,去了九姐家開的理髮店工作。2018年,這一年高浩珍正好22歲。與他相戀了5年的女友懷孕了,所以婚事自然要提上日程。

買房、彩禮、辦婚禮這幾項加起來至少得需要上百萬。父母年事已高,根本拿不出任何積蓄。而弟弟本人剛工作沒幾年,自然是有心無力。

姐姐們就商量著為弟弟湊錢,十一個姐姐一共湊了120萬。其中80萬給弟弟在縣裡買了一百多平米房,還有40萬用于彩禮和婚禮上宴席的支出。

婚禮上,弟弟言辭懇切,也表達了對姐姐的感激。表示未來會更努力地工作,好好孝順父母,回報姐姐。他們沒曾想到,這場婚禮驚動了媒體。

在記者的採訪中,姐姐出面回應了。對于網上的輿論風波,她也給出了解釋。家中雖然孩子眾多,但父母從未偏心過,無論兒女都是一視同仁。他們只是想要一個兒子,而並非重男輕女。他們對弟弟的幫助,也是出于親情的維護。父母年紀大了,也不忍心掏空父母給弟弟置辦婚禮。而姐姐們都已成人,每人出一份力。這事也就辦成了。她們與弟弟之間關係也很好,對弟弟的好都是自願的。

3、冷暖自知

高浩珍結婚後不久,70多歲的母親就因病去世了。母親剛去世的那段時間,父親高海貴整日呆呆的坐在院子裡,姐妹幾個擔心父親出事,就把父親接到縣城裡照看。平日裡父親沒事的時候就在樓下公園遛遛彎,或者和其他老人下下象棋,晚年生活也過得算自在。2022年1月1日,二姐發佈了視訊,她的大兒子訂婚,訂婚宴上雙方家長和新人臉上自始至終都帶著笑意。

時常還能看到視訊下方有些評論,有人理解姐姐,當然也有人抨擊。是與非,幸福與心酸,生活滋味只能自知。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自家的事還是得靠自己想才能明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