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劭文4歲爆紅9歲隱退,千萬片酬被父母敗光,如今「靠直播30天做到3.2億」,大起大落看盡人間冷暖

直播帶貨在這一兩年迅速發展,利潤可觀,就連明星們也紛紛下場,想要分一杯羹。

當然我們今天想要聊的是,郝劭文和陳志朋這兩位過氣明星直播賣貨的事情,尤其是兩人對待網友們的態度。

有一次陳志朋在直播間賣貨,網友們說物品價格太貴,他直接回懟 「吃不起就別買」,引起了網友們的不滿。

同樣是價格貴的問題,郝劭文則說: 「如果覺得貴,我就不賣了」。同樣的問題,兩人的態度則完全不同,一個只是為了直播賣貨掙錢,一個卻更多地考慮粉絲,高低立見。

進入郝劭文直播間的網友們說得最多的就是舒適,他的直播間沒有花裡胡哨的裝飾,只是手寫了幾個便簽就當做了背景。

賣貨的時候更沒有提及原來的紅火,炒冷飯,也沒有吆喝,進行饑渴銷售,仿佛與朋友聊天般溫柔。

時刻提醒網友按需購買,在直播間郝劭文的方式宛如一股清流,得到了網友們的支持,短短的30天做到了3.2億營業額, 沖到了帶貨榜第一。

在直播間也有一些不和諧的聲音,說是郝劭文混不下去了開始直播帶貨,的確,作為90年代的童星,他也曾炙手可熱,掙下了衣食無憂的財富,可是由于父母的不省心,他只能重新開始。

人們對郝劭文的最初印象是一個小胖子,古靈精怪、愛笑,經常帶著一副墨鏡,只要他一出場總是逗得觀眾哈哈大笑。

帶給大家溫暖和快樂的他,短短半生就嘗遍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

郝劭文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之中,父母對他最高的期望就是 品學兼優,有文化

郝劭文父親是一個廣告演藝工作者,有一次沒有合適的小演員,于是讓兒子當了臨時演員,命運從此改變。

1994年,朱延平的名聲還不夠響亮,投資他的人也不多,此時他正在為自己新劇裡的兩個小演員發愁。

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釋小龍,而後又在一個廣告上看到了4歲的郝劭文,朱延平欣喜不已,新劇《新烏龍院》的小演員就定了下來。

一個穩重乖巧,一個鬼馬精靈,此劇一出,立刻得到了觀眾的喜愛。郝劭文是天生的演員,該笑的時候笑,該哭的時候哭,自然可愛,導演都拍手叫好。

兩人掀起了一陣「小和尚風」,兩人又繼續合作拍了很多的影視劇,很多電影都很賣座,就在這時,郝劭文不再拍戲。

郝劭文的父母看著孩子一心拍戲,害怕耽誤了學業,于是讓9歲的他回歸校園,繼續讀書,郝劭文 也很爭氣,回到學校成績非常優秀,妥妥的別人家的孩子

郝劭文的父母明事理但終歸不省心,在當時,即使郝劭文不再演戲,但幾年下來也積攢了 千萬的片酬,以後的生活吃穿不愁。

連他自己都曾表示: 「當時賺的錢都花不過來」

然而看著別人投資賺了不少,郝劭文的父母也心動了,于是開始投資,可惜經商也是需要天賦的,很顯然他的父母沒有,幾年時間, 辛苦拍戲積累下來的千萬積蓄就被賠光了

經濟的壓力一下子壓向郝劭文,生活保障都成了問題,為了可以掙錢,學習之餘他還要兼職,那段時間他做過很多兼職,水果店、刨冰店都有他的身影,工作的時候也被人認出過,奚落過。

後來生活有了好轉,郝劭文自己也考上了大學,想象著自己可以按照父母的期望,踏實工作,平靜生活。

天不遂人願,正在此時父親出交通事故了,為了緩解經濟的壓力,郝劭文再次選擇打工,因為小時候拍戲反響挺好,朋友勸說可以復出,只不過娛樂圈早已翻天覆地,他只能演一些小角色,復出之路並不容易。

父母的不省心給郝劭文帶來了不少的困擾,但他並沒有因此怨恨,依然愛著。在社交平臺上,他分享了一段與 老戲骨張晨光扮演父子的一段視訊。

視訊中父子已經不記得兒子的樣子,不記得回家,經常忘這忘那,最後連自己是誰也不記得了,但他卻記得兒子喜愛的食物,視訊中父親的原型就是郝劭文的父親,他依然愛著這個男人。

我怨著你記不得我,也明白你依然愛我。

翻紅之後,也有質疑的聲音,他不氣也不惱,溫柔地回復:

「我打工這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我沒有比一般人高貴,通過自己的努力,有飯可以吃,這是值得自豪的事情。」

郝劭文的一生可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看盡了人間冷暖,但是他並沒有自怨自艾,而是依然堅強溫暖,用自己的力量支撐起這個家庭。

即便是在很缺錢的歲月裡,他也沒有想過要炒作和賣慘,而是踏踏實實地用實力去賺錢, 不怕辛苦、不懼嘲笑,努力認真地生活著。

在直播間他就是溫暖的朋友,而他的溫暖也傳遞給了每個直播間的「同學」, 他的翻紅也在意料之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