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散盡千萬家產」一手捧紅周潤發,何家駒晚年才感受「人心薄涼」,去世都無人送終

2015年,久病纏身的「四大惡人之首」何家駒在香港去世。

雖然也曾在影視行業闖出一席之地,但他的追悼會異常清冷,也並未立碑厚葬,好友曹查理操辦他的葬禮,發現他僅剩下幾百塊的存款。

在何家駒人生最後的時光,有前來探望的好友,也有終日陪伴的愛犬,卻沒有照顧在側的家人,不過這種孤獨安靜的生活氛圍他早已習慣。

或許是對死亡早有預感,在離世的三天前,他吩咐人把自己送進了賭場,在那個有自己過多回憶的紙醉金迷之地將全部家產揮霍一空。

那時的他年過六旬,身體的機能已經難以維持生命的延續,被疾病折磨多年的面容上也難以再見「惡人」那種令人生畏的邪氣,賭桌上的「豪情萬丈」就像是電影裡的片尾,為一個傳奇人物留下最後一個悲壯卻無奈的長鏡頭。

「惡人」這個詞是何家駒最大的標籤,這個詞讓他風光無限,也害得他孤獨終老。

從一個藉藉無名的小記者,到「惡漢」的金字招牌,再到孤獨終老的賭徒,何家駒的一生跌宕起伏,他如何一步步走進香港影壇,又為何落得無妻無子無碑的清冷結局?

在香港影壇,有公認的「四大惡人」,他們分別是:何家駒,成奎安,黃光亮,李兆基,他們因頻繁出演影視劇中的壞人角色而得到觀眾和業內的認可。

其中為首的何家駒很不一樣。

這種不一樣一方面來自于螢幕形象的不同,其他三位「惡人」有的壞中帶點蠢,所以顯得不那麼可恨;

有的時不時也會飾演一些正面角色,不至于讓自己和「壞人」身份太貼合。

但是何家駒是鐵了心演壞人,他所飾演的反派未必是一代梟雄、江湖大佬,但哪怕只是小人物,也必然是壞得徹底、壞得心狠手辣,這也是他能成為「四大惡人之首」的原因。

何家駒和其他三位惡人還很不一樣的地方在于,除了螢幕角色,他為香港影壇還貢獻了其他內容。

在剛剛踏入影視圈時,相貌不是十分英俊的何家駒只是扮演龍套,不過除了龍套以外,他的才華還給他帶去了很多擔任編劇的機會。

沒錯,何家駒是一個有才華的人。

細細品味他人生的頭三十年,就會發現那是一部逆天改命、從不屈服的大男主劇。

和很多香港老牌藝人一樣,何家駒得出身很普通。

古天樂所主演的一部電影中有一個名為九龍城寨的地方,那裡神秘莫測、魚龍混雜,這並非虛構的地點,50年代的九龍城寨是一個灰色地帶,是各種非法行為的溫床,那裡正是何家駒出生的地方。

不知道童年在九龍城寨生活的經歷是否為何家駒後來扮演惡人提供了可參考素材,但可以肯定的是,年少的何家駒並未選擇認命,他就是那種活在深溝裡依然仰望星空的人,即便生活環境混亂,他依然堅持奮發圖強,努力將「知識改變命運」這句名言轉變為現實。

青年時期的何家駒走出了混亂的童年,憑藉著出色的文筆和流利的英語成為了報社記者,之後還攢下積蓄盤下了屬于自己的報社,雖然事業起步初期何家駒過得忙碌又拮据,一個人又當老闆又當員工,但是那畢竟是繁華的香港,是紙媒一騎絕塵的時代,所以很快何家駒就賺得盆滿缽滿。

然而,手頭富裕起來的何家駒開始找些別的樂子打發時間,他迷上了賭桌,多年積攢的積蓄就在賭桌上的一來一回間逐漸敗光,身無分文的何家駒無奈之下只好接受陳欣健的引薦,進入繽紛的影業,由此開始了自己跑龍套、寫劇本的生涯。

儘管何家駒所創作的大部分劇本都不是什麼知名作品,但是不可否認,他也的確用自己的才華裝點了那時蒸蒸日上的香港影視業,這算是他除了惡人角色以外對香港影壇作出的又一貢獻。

何家駒的另一大貢獻就是他曾擔任經紀人,提攜了眾多大咖,其中最為有名的就是他和周潤發相互扶持的緣分。

那時的周潤發雖然已經有了《上海灘》這樣的國民代表作在手,也拿下了金馬影帝的桂冠,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既有流量又有實績,但事實上他卻面臨著「人紅錢不紅」的窘境,每個月的薪水甚至連餐館的傳菜小哥都不如。

這個時候何家駒看上了周潤發的才氣,主動擔任周潤發的經紀人,帶著他商演,利用自己的人脈幫周潤發拉業務,不僅改善了周潤發的經濟情況,還逆轉了他「票房毒藥」的口碑。

除了周潤發以外,譚詠麟、劉德華等大咖也受過何家駒的幫助。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何家駒恰好是一位善于發現潛力股有樂于對其施以援手的伯樂。

多年的演藝生涯和提攜藝人的經歷讓他在香港影壇愈發知名,但是觥籌交錯、人前風光的背面卻是一個人的清冷寥落。

儘管他有不菲的收入,有眾多的朋友,可歡鬧之餘、散場之後面對的還是滿屋寂靜,並沒有一個人做好飯在家裡等著他,子女歡笑著迎接父親的場景也是幻想。

而之所以遲遲沒有組建家庭,並非是何家駒對婚姻沒有期待,而是因為沒有女性願意嫁給他。

這一問題的根源,還要追溯到一部電影。

網友時常用「監獄風雲」一詞來調侃近幾年多名內娛明星入獄的情況,但其實這一詞本是林嶺東所執導的一部電影的名字,在電影中,何家駒飾演了一名欺軟怕硬、心狠手辣的反派犯人,那是他最為知名最為成功的壞人角色,憑藉著這一角色,何家駒不僅提名了金像男配,更成為了香港家喻戶曉的「惡人」,他也由此開始了飾演反派的道路。

長相兇狠、表演精准,這樣的何家駒成為了反派專業戶,由于所扮演的惡人形象太深入人心了,外界時常將角色屬性上升到演員本人,直至當何家駒因為舊疾退出影壇多年之後,依然有人在網路上發出這樣的疑問:「何家駒是好人嗎?」

何家駒對此也是既委屈又無奈,他在接受採訪時透露角色帶給他的煩惱:「

記得一次演戲之餘我去洗頭,小姐看見我後,居然大叫著跑掉了。

哎,導演只請我演反派壞人戲,我能有什麼辦法。

我這一輩子沒結過婚,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有……」

何家駒時常在劇中扮演反派,但現實中的他除了經歷和反派一樣跌宕起伏以外,就再沒有和壞人的相似之處。

他出身在污濁不堪的九龍城寨,那裡遍地是「大哥」,他卻堅持要靠知識出人頭地;

雖然因為家境原因不得不放棄香港大學的錄取,可是哪怕只是做一名普通記者,何家駒也兢兢業業,憑藉果然的商業智慧和文學才華積攢了豐厚的家底。

在賭桌上一擲千金之後他痛定思痛,果斷戒賭,不怕吃苦,跑龍套、寫劇本,養活自己孝順母親。

他並未作惡,卻因為惡人演的太好,在收穫常人難以企及的財富的同時也失去了像普通人一樣生活的機會。

早年的拍戲經歷在何家駒身上留下了病根,在生命的最後幾年,時常陪伴他的只有一條愛犬,無妻無子無人照顧。

最終他選擇回到賭桌之上,將家產揮霍一空,三天的瘋狂其實是一個悲劇人物最無奈的落幕。

從此以後,好人也好,惡人也罷,都與何家駒無關了。

用戶評論